今日  首页 -往期报纸 -常见问题 -帮助    
  文章搜索:
  当前位置:20180112期 >> 第A2版:综合新闻
深夜除雪除冰人
  

本报记者 冯家园 通讯员 冯军
  “老张,昨天又搞到几点?”
  “凌晨一点多钟。”
  1月9日上午8点半,曾都公路局副局长江蛟见到同事张健关切地问。其实,张健已连续5天工作到凌晨1、2点钟,与同事坚守在道路除雪除冰一线。
  暴雪带来美景,也给道路带来灾害。我市交通人“闻”雪而动,一上去就是“连轴转”。“雪扫了,还要除冰,一直到路面干了,我们才可以退下来。”张健说。
  据了解,3日当晚,张健便和同事们在飞雪中奋战,对桥面、弯道、陡坡撒盐除雪,一直干到次日凌晨2点。回单位,又开着指挥车出去安装防滑链。睡了4个小时,他们又奔赴到一线去了。
  S327是广水长岭通往京山的一条省道,途经曾都府河、洛阳,是洛阳镇山里的胡家河、建国等地群众出行的主通道。记者跟随公路人往里走发现,道路虽已畅通,但只有一个半车道宽。江蛟介绍,前几天主要在车流量大的国省干线上,从7日开始转战到车流量少的省道、县乡道。
  这条路有一个叫分水岭的地方,两边都是大陡坡,雪没除,老百姓无法出行。7日,曾都公路局养护队的何宗刚带领同事们开着铲车,铲出了一条路来,并安排人员将雪清扫干净,防止结冰。这一干就干到了次日凌晨2点。白天,他们又将分水岭段的冰除了。
  “真亏了公路部门啊,不然我们就出不去。”胡家河村的何军说。
  雪停了,低温又来了。下午太阳落山,冷风一吹,路上会结一层薄冰,车辆经过,稍不留意就会打滑,甚至翻车。
  撒盐、除冰,除冰、撒盐。这些天,公路人重复干着这件事。
  7日晚9点,记者跟随城南养护中心黄成国来到G240南郊响水桥南云墩段,弯道、陡坡在这儿聚集,路上已结冰。黄成国同肖开保一行边撒盐边清扫,将冰水扫出道路。“每天晚上,我们都要来这儿撒盐除冰。”黄成国说。
  两个多小时,冰除完了,62岁肖开保的眉毛上有了白色的冰晶。“连续4、5天都是到深夜转钟。虽然天冷,但干活儿还热乎。”他说。此时,记者打开手机,气温显示为零下4度。
  目前,曾都公路局已将所管辖路段的桥梁、弯道、陡坡的雪全部清除,冰也除得差不多了。“只要路干了,我们就不用深夜除冰了。”江蛟说,但重点桥梁、路段还是安排人员巡查。
  为了让路通畅、安全,全市公路人连续奋战了一个星期。邱鉴飞一直没回家,皮鞋上是一圈白白的盐渍;廖先雄老家的房子被雪压塌了,仍工作在一线;何宗刚儿子搬家,他也没去帮上忙……
  天晴了,路也渐干了,公路人可以睡个好觉了。

更多>>  近期报纸查看
 
 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
·深夜除雪除冰人
  本文所在版面
【第 A2 版:综合新闻】

随州日报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Copyright© 1997-2017 by .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