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  首页 -往期报纸 -常见问题 -帮助    
  文章搜索:
从蒲扇到空调
  

卢林洲
  早上起床,拿起手机,从朋友圈里看到一篇关于《歇伏》的文章,让我的眼前一下子浮现出过去用蒲扇摇风,再到用电风扇扇风,最后发展到现在在空调屋享受清凉的一幕幕情景。
  记得那是上世纪70年代,在我随南老家的村子里,为对付夏天的高温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几把蒲扇。奶奶特别讲究,也十分注重蒲扇的寿命,总爱把蒲扇的周边用布条进行包边缝制好,在扇把的最尾部钻一个小孔,用纳鞋底的棉线穿在里面,系上一个活扣,不用时就倒挂在墙壁上的钉子上。每次有客人来访,奶奶一边倒茶,一边从墙壁上取下蒲扇供客人摇风纳凉。但那时,左邻右舍什么都可以借,唯独没有借蒲扇的,因为大家都知道“六月天气热,扇子不借客,若是你要借,你热我也热”的道理。
  一到晚上,吃罢晚饭,村子里的左邻右舍都会把凉床或晒筐搬到稻场上,习惯性地手拿蒲扇,坐在凉床上或晒筐里,一边摇风纳凉,一边有说有笑地谈着家长里短。而我们这帮孩子们,不是挤在爷爷奶奶或父母怀里,借着蒲扇摇来的风,听他们讲故事,就是仰望天空数星星,有时干脆拿着燃烧的麻秆,到处乱晃寻找萤火虫。还有那些年轻的小伙子,总爱趿上拖鞋,光着膀子,肩搭毛巾,吆五喝六地来到村头的小桥上,一边借着水风,用毛巾擦汗,一边听潺潺溪流,天南海北地闲侃,直到十点多钟,天凉些了,才纷纷离开,各自回家睡觉。
  记得1983年暑假的一天,天气十分炎热,我随母亲去十里开外的古城畈赶集,一路走来,不说累,光热得就够呛,头发能拧出水来,母亲一边帮我擦汗,一边带我来到一家李姓的理发店理发。理完发,母亲领我到街北头,进了供销社的大门,此时,一阵紧似一阵的风从头顶上吹过,让人觉得简直清凉又舒爽。我抬起头才看到,房顶上安着一个吊扇,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电风扇。我想:怪不得人们都在供销社里面转来转去,舍不得走呢!我当时就对母亲说:“等我长大了,也买几个吊扇挂在屋里,让爷爷奶奶和父母们享受享受。”
  1990年,我参加了工作,结婚成了家,住进了单位安排的房子。我同妻子商量后,用两人的工资分别为父母和自己家购买了落地电扇,它可以随时移动,只要一插上电源,想到哪儿凉快就到哪儿凉快去。
  2000年,我由乡镇来到了城里,经过夫妻俩的打拼,我们也买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。装修时,在听取朋友、同事们的意见后,在每个房间里都安装了空调,夏天可以送来凉风,冬天还能送热风取暖。但我还是没有忘记配备两个落地扇,随时应对所需。
  如今,在炎热的天气里,每当我“窝”在空调屋里,泡上一杯绿茶,守着电脑或手机,随意浏览,享受其安逸舒适时,总为国家的飞速发展、时代的不断变迁感到骄傲和自豪。

更多>>  随州日报近期报纸查看
 
 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
·从蒲扇到空调
  本文所在版面
【第 A1 版:要闻】

随州日报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Copyright© 1997-2017 by .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