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  首页 -往期报纸 -常见问题 -帮助    
  文章搜索:
  当前位置:20181105期 >> 第A1版:要闻
农民变市民
  

口述 魏全 整理 钱启明
  上世纪七十年代,我还生活在一个偏远的乡村。一家七口人,就靠我和妻子抢工分养活。由于劳力少,每个月全家的基本口粮都挣不回来,是全生产队为数不多的“超支户”之一。每年年终结算时,我家不仅没有一分钱的收入,还欠集体几十块甚至上百块钱。一家人的生活,真是窘迫极了。
  八十年代初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起来,农村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土地承包到各家各户,农民自由耕种,在缴纳了规定的土地税等税费后,全部收入归自己。联产承包制拯救了我家,给我家带来了希望。我和妻子起早摸黑,春播夏种,精耕细作,像养自己的孩子一样摆弄着责任田。一份耕耘,一份收获。第一年下来,我的一担多田(约合10亩多地),收了1万多斤稻谷、3000多斤棉花,刨去家用,一年收入几百块钱。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钱,妻子脸上笑开了花,对着一沓沓钞票,数了一遍又一遍。“今后,我们家再也不用那么发愁了!”我长嘘一口气说。
  从此,我家彻底摆脱了过去生活的窘境,生活一年比一年强。
  进入九十年代后,塆子里外出打工、经商做生意的人逐渐多起来了。听着、看着别人赚钱,我心里也开始痒痒的。我和妻子一商量,决定进城找活干。我们带着几乎全部家当——5000块钱,来到随州城,在一个多年做生意的亲戚帮助下,很快在农贸市场里租了个摊位,做起卖小菜的生意。每天早晨五六点钟,我就骑着摩托车四处进菜,六七点钟就已经将鲜嫩的时令蔬菜摆在摊位上。由于我们待人热情,菜品好,价格又公道,生意一直红火。两年下来,我们竟然赚了10万多块钱。
  生意场上,处处有商机。卖菜中,我渐渐发现,每年十冬腊月,城里人几乎家家户户都要灌香肠。我从中看到了新的商机,兼做起了加工香肠的生意,收入一年比一年高。五年后,我将老家10余亩责任田转给他人,把4个孩子接到身边,开始一门心思做生意。2005年,我花20多万元买了一套130平米的商品房,从此,一家人告别了蜗居租房的历史,搬进了宽敞明亮的新家。2016年,在大儿子的鼓动下,我拿出20万块钱,买了一辆小轿车。如今,除了小儿子上大学并考上研究生、婚后一家人在外地生活外,其余几个子女成家后均生活在随州城。儿女们每天忙着各自的工作,而我和妻子继续着我们的生意。
  回忆进城20年来的生活,心里有太多的感慨和感动。我常常想,要不是改革开放,我这么一个“家大口阔”的农民,在老家能够解决一家人的温饱问题、把孩子们抚养长大成人,已经很了不起了,怎敢奢望在城里买房、买车?这辈子,我们真的太幸运了,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!

更多>>  近期报纸查看
 
 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
·农民变市民
  本文所在版面
【第 A1 版:要闻】

随州日报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Copyright© 1997-2017 by .all rights reserved